人體空間醫學理論之形成

人體空間醫學理論之形成

 人體空間醫學是我在50多年的醫療臨床探索、研究和實踐中總結形成的我的醫學理論構思。它源於傳統中醫,卻不被傳統中醫理論所束縛,是傳統中醫理論的深化與昇華。人體空間醫學又立足於現代醫學的細胞理論。受其啟發,在研究探索中,從人體空間理論的角度得到了新的認識——胞內為營,胞外為衛。此“胞”非彼“胞”,而是將細胞這一生命形體賦予了空間的概念;將人體最基礎也是最根本的生命活動和生理功能擴展開來,認為人體的組織、器官、臟腑、系統甚至整個人體,是由功能相同或相近的細胞群構合而成的大小不一、各有空間領屬的“包”。這些功能各異的“包”,包包相套,包包相通,既相互制約又協調統一,共同完成和實現人體的生理、生命活動。在此意義上,對傳統中醫“營、衛”、“氣、血”等概念的內涵亦有所擴展和改變。

人體空間能量療法的雛形是智能醫學。在智能醫學理論體系的基礎上,進行了更深入的研究,通過大量的臨床實踐,總結而得之。在探索的過程中,已打破了傳統醫學、人體生命科學中繁瑣名詞的限制,更深入地剖析了人體物質與能量之間相互轉化、相互作用的關係,並在實踐中得到了臨床事實的有力驗證。

通過智能醫學的研究,上升到對人體空間的探索,返回來再學習傳統的中醫理論,對人體醫學理論和臨床有了更深刻和清晰的認識。特別是對傳統“陰陽”與“五行”等學說的認識。在智慧醫學的研究探索階段,應用了“手勢回照法”,認識到了人體生物能量場的作用,指出“五行”是人體五種能量場的代名詞;是人體不同性質能量的代名詞;是能量運動的代名詞。但,此階段還停留在運用傳統的病理學說和三焦學說來治療疾病。在對中醫《傷寒論》的研究過程中,經過大量的臨床實踐,逐漸意識到人體“太陽區”大空間的作用。同時,通過對太陽區能量的疏導和調節等方面的研究,認識到太陽區在人體能量“公轉”與“自轉”的生命活動中所起的重要作用;認識到人體上、中、下三焦與太陽區的相互關係;認識到人體細胞的物質運動及能量輻射與人體空間之間的關係(傳統醫學稱為“消化、吸收”)。由此,提出了以“症”為診斷與治療的主要依據;常規病名作為參考依據。人體空間能量療法理論認為:疾病的症狀是由人體的空間能量不均衡(這裏指能量在運動狀態下的動態平衡)所造成的。臨床事實表明,許多不同的疾病,表現出種種相同的症狀。

例如:頭痛的症狀,會表現在外感、高(低)血壓、內傷、失眠等疾病上;噁心的症狀,會表現在胃病、高(低)血壓、腎病等疾病上;背部沉緊的症狀,會表現在傷風感冒、心臟和肺部病變等疾病上。

人體空間醫學對傳統醫學的“氣”的概念以及“元氣”、“宗氣”等學說和理論,有了更明確的認識。認識到人體賴以生存的生理和生命活動的主要動力,在於人體空間的能量運動。人體形體物質與空間能量是方向相對、撞擊式的運動,二者之間是一個既相互促進又互相制約的統一整體。因此,在對疾病的治療方法上,運用能量的撞擊力逆向推動形體物質,促使形體物質與能量共同達到正常的運動狀態。特別是對人體中“第三動力”的運用,臨床上得到了可喜的收穫。例如,肝部病變,首先影響了肺部的正常功能。而肺部的不適,令背部出現沉、緊或冷等症狀。能量的逆向推動,即從背部著手,調整背部的能量運動,則可治療肝病。如下所示:

◆肝病→肺→活動背部,是治療肝病的第三動力部位;

◆腎病→肝→肺的宣動,是治療腎病的第三動力部位;

◆脊背→腎→腹部的調整,是治療脊椎病的第三動力部位;

◆頭部→胸→大椎的調整,是治療頭部病症的第三動力部位。

人體空間醫學在辨證的基礎上,認識到了傳統醫學整體療法,以及人體空間內能量運動的重要性。逐漸掌握應用人體的大空間,調整人體的生理平衡。同時,提出了以細胞群體為單位的功能運動理論。認識到了細胞在運動過程中,其能量運動方向的重要性。而且,更深刻地認識到人體的動力基礎、心動力、小循環與大循環的關係。對左、右半身與心臟左右兩側的功能關係進行了探索;認識到人體的空間是細胞運動、能量調節的場地。只有場地純淨,能量流通順暢,人體的生理功能才能回歸健康,人的生命活動才會回歸于自然。
.

.

.

↓↓↓

五月 2017
     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