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間醫學 病因論

空間醫學 病因論

『空間醫學』的病因論---水的辯證

文/郭志辰
人,生於水、活於水,病於水,終於水,是歷經四十年臨床之總結。因此,『空間醫學』的病因論,是以水為辯證。

細胞內外之物質、能量,猶如晝夜變化,時而陰雨、時而霧露、時而晴空。空間醫學「天人合一」之整體觀,便是確保津液之流通,能量與物質能相互撞擊與轉換。人之疾病,無非是細胞內外,空間存在的問題。空間,包容一切細胞運動,所輻射的精微物質。當津液的盈缺貫穿於人體的某一空間,空間的濕濁,因而影響了該空間細胞群體的開合運動。故人之為病,濕濁二字而矣。

濕濁來源於水,故為醫之道,是與水的調節而調節。不論物質與能量,都是水的變象。故人之為病,是細胞內外水之不均,水道不通而腐;腐之長久,而寒熱生焉。用藥之道,化濕而行之。其空間部位之不一,細胞群之不一,故病之不一。雖病不一,無非與水有關。胞內之水,水之濃也,胞外之水,水之清也,致清則升,致濁而降,升降浮沉,氣化生焉。

自然之空間,雖是多種變化,陰、雨、霧、露,『水』概括之。其水之積聚,胞內之聚為「瘤」。胞外之聚為「痞」,痞之變化多端,聚則為形曰「疝」,圍於細胞之聚,為「癌」,癌者,細胞輻射所不能也。若聚於管道之內,曰「栓」。綜觀之,水之『聚』、『散』而矣。其病之變化,實水之積聚之地不通也。若栓於心,則為心梗,栓於肺,則為肺梗,栓於動脈則為動脈血栓,栓於靜脈則為靜脈血栓。其名不同,一「栓」字而矣。其栓之因,是水之聚也。化栓為水,通也,其病自癒。

而清升濁降,水之變化也。上升于肺,與氣融合,是水之動力也。曰空間能量之撞擊,是水氣之運動也。《內經》言:「下焦為瀆,中焦為腐,上焦如霧」,是水之變化也。膈上細胞之吞吐,是水之精華,膈下次之,其臍下更次之,糟粕也。

人之生於胞內,水中,而死于水之滯也。曰痰曰水,「痰飲」、「宣飲」、「直飲」、「溢飲」,即水也。病之危,水之不動,其塞於氣管之中,曰「痰」。其塞於血管之中曰「栓」。其痰與栓,是水之變也。其水之聚,氣管為痰,血管為栓。一水字也。

水之上下,升降浮沉也。胞內之水,曰血,胞外之水,曰氣(能量),即水之變也。
水濕下注陰部,則陰部病變,濕流關節則為關節病變,滲於皮膚,皮膚病焉。綜觀之,水之作怪。
傳統醫學曰:「腎不納氣,是外焦下側空間之濁也,能量之不通,實水氣之不通也。」不通則影響肺之能量下降,故為膈上病之根源,其象為舌根厚膩,其症為肺癌、食道癌,其症多變,其因一也,是水之變也。見其病,觀其象,白頭翁,桂枝用之則效。不以病名為局限。

水氣(能量)停滯在膈下,厄之生焉。其象舌前之厚,其症背部之緊,其氣(能量)不能升過於膈,故嘔。桂枝,生麥芽之屬。

膈下能量(氣)之聚,膈下諸病生焉。曰胰、曰胃、曰肝及腹之下之病,即可生焉。故治療之道,首通出路,次要動力,才有活力,其病自愈。
故治療之法。曰陰陽、曰五行即為水之流通。升降浮沉水之流通,不通則病生焉。

修煉之法,曰周天、曰法輪即為流通之法。曰虛、曰空即為方便之法。『空間醫學』,以空間之能量(氣)之流通為動力。撞擊細胞,恢復功能,治療疾病。但是,總是離不開水的運用。其修煉之道,煉精化氣,煉氣化神,煉神還虛,煉虛還道。實質上是細胞多次的吞吐關係。達到道的層級,其功能恢復正常。身體強健也。道的層級,是達到了水氣(能量)精微的程度。

醫療治病,以公轉、自轉達到消化吸收的目的。細胞的消化吸收正常,其臟器功能必然正常,人何病之有!
用藥之道在於動,行則移,移則變。空間醫學運動能量,在運動過程中,達到盈則瀉,虛則補。是補其不足,瀉其有餘。在運動中調節能量,故運動即是補,又是瀉。例如;石菖蒲引頭部能量下行於胸中,故能使頭部能量更新變化。但是,頭部能量下行,下部能量必然向上補充,故多用石菖蒲,則腰部酸痛,是腰部能量虧損也,必用杜仲、毛狗或杞果補之。古人之方,深有探索之處。例如;杞果與菊花配伍,是一推一散,藥物之性是一濃一淡,古人講陰陽之配伍。用科學物理的理論講;是能量壓力的不平衡。調節平衡,就是治病。例如:腰椎之病,動其腹腔,其腹腔能量運動,則腰部能量更新,更新即是瀉,又是新能量的補充,此為補腎之妙。用藥川撲、毛狗配伍,治療腰椎之病妙矣。例如;浙貝(注)少用,散胸中結滯,多用則補腎,其妙在行(動)。行,是引胸部之能量越之下行,撞之腎區周圍的細胞,運動增強,故能補腎。

因此,『空間醫學』的病因論,是水的辯證關係。『空間醫學』認為人體內不存在病氣,所謂的病氣,是指能量或物質的異位變化造成人體的不適,能量的積聚,就是病氣,能量的疏散就是正氣。『空間醫學』的用藥大法,在於確保人體氣血能量的流動與洁淨。何以達到氣血能量的流動與洁淨,細胞的開、合、升、降,及增強物質或能量的運動。

五月 2017
     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